■出售外链〓提升排名┿【QQ:1012189958】 车辆保险 交强险 二手车 广州二手车 网站建设 app开发 网站制作 一号站 捕鱼游戏 澳门百家乐 万达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平台 1号站 1号站 一号站/a>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金沙棋牌 捕鱼技巧 捕鱼技巧 捕鱼技巧 美高梅网址 牛牛 捕鱼 新葡京官网 真人百家乐 美高梅官网 美高梅官网 美高梅官网 新葡京官网 金沙网址 澳门美高梅官网 必赢彩票网 葡京赌场 葡京赌场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大发888 必赢国际 巴黎人娱乐城 博狗 澳门永利赌场 永利棋牌 永利棋牌 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金蟾捕鱼 真钱牛牛 澳门新濠天地 捕鱼平台 捕鱼平台 365bet官网 真钱斗地主游戏 网上真钱扎金花 山西快乐十分 线上赌博平台 基金开户 帮考网 草根站长 拉菲娱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网贷帮 广州交通 球探比分 凤凰平台 澳门网上赌博 电玩box 港股 港股 A股行情 黄金价格 外汇开户 域名 金蟾捕鱼 1号站平台 888真人开户 888真人平台 一号站 pc蛋蛋信誉群 一号站 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平台 皇冠比分 新葡京 皇冠娱乐网 bt365娱乐官网 亿万先生 吉祥坊wellbet ca88亚洲城 千亿国际 龙8国际 亚虎国际 188bet ca88亚洲城 皇冠体育平台 现金娱乐平台 新葡京娱乐场 真钱21点 真钱21点 真钱牛牛 湖北11选5 真钱捕鱼 优德娱乐 申博 二八杠 最新全讯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百家乐开户网 免费注册送彩金 博狗注册 皇冠备用 外围赌球 新2网址 888真人网址 澳门金沙 网上牌九 明升88 皇冠开户网 金鹰娱乐 现金炸金花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葡京酒店 真钱棋牌 体育开户 e世博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黄金城 澳门赌球 澳门游戏 真钱牛牛 二八杠玩法 二八杠技术 e世博注册 香港赌场 斗牛技巧 皇冠赌场线上娱乐 金沙娱乐 新葡京娱乐场 乐虎国际娱乐 棋牌 杏彩 澳门威尼斯人 澳门美高梅 伟德亚洲 bet365体育投注 威尼斯人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杏彩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葡京 时时彩 即时比分 即时比分 365体育投注 江苏快三 比分 比分 澳门巴黎人 赌博 街机游戏 足彩网 腾讯分分彩 排列3 澳门金沙 美高梅 赌博网 天下足球网 365备用网址 捕鱼达人3 赌博网 赌博网 大发体育 1956 东森娱乐 大发888赌场 大发888赌场 bbin bbin bbin 捕鱼达人2 凤凰娱乐 现金网 金沙娱乐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bbin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幸运7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江苏快三 1号站平台 葡京 金沙 凤凰娱乐 万达平台 新葡京 澳门金沙 电子游戏 新葡京 银河 电子游戏 杏彩娱乐 万达平台 BBIN 金蟾捕鱼 新葡京 杏彩网 蒙特卡罗 万达娱乐平台 澳门金沙 申博 申博 翡翠娱乐 赌博 娱乐天地 银河 老虎机 新濠天地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我爱旅游 万达娱乐 凤凰娱乐 电子游戏 东森娱乐 万达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1号站 畅博娱乐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当前位置:主页 > 医疗健康 >
官商烏氏倮與正史記載最早絲路貿易
2017-10-06 09:21   来源:网络整理  

  一﹑烏氏倮與“戎王”的絲綢貿易

  中原與西域各民族友好往來的歷史源遠流長。在雙方貿易往來中﹐早期絲綢之路的雛形逐步形成。而地處關隴要道的烏氏地區則構成了其中重要一環。早期絲路貿易的官商烏氏倮便來自這一地區。據《史記‧貨殖列傳》記載﹕“烏氏倮畜牧﹐及眾﹐斥賣﹐求奇繒物﹐間獻遺戎王。戎王什倍其償﹐與之畜﹐畜至用谷量馬牛。秦始皇帝令倮比封君﹐以時與列臣朝請。”可知烏氏倮是秦代烏氏族人﹐大約生活在戰國末年到秦始皇時期。他以內地珍貴的絲織品與關外戎王貿易﹐為秦政府換取了大量的馬牛物資。這也是正史關於內地與邊疆絲綢貿易的最早記載。儘管由於其史料較少﹐目前還無法弄清與烏氏倮貿易的“戎王”的確切方位﹐也無法完全弄清“戎王”是哪個部族﹐但根據這段記載可以大致確定以下幾點﹕

  其一﹐這位神秘的戎王肯定不在秦的疆域之內﹐且不能直接買到絲綢﹐否則也沒有必要通過烏氏倮來轉手買賣絲綢。

  其二﹐這位富有的戎王實際是一個很大的遊牧部落的酋長或首領。他有求購絲綢的強烈願望﹐也肯定被烏氏倮等邊疆地區的不少人得知。

  其三﹐這位戎王深知絲綢的珍貴。在烏氏倮和其他人看來﹐雙方的貿易烏氏倮佔了極大便宜﹐但在戎王及其部落看來﹐實際卻是求之不得﹐而認為自己才佔了更大便宜。

  其四﹐烏氏倮與戎王的絲綢貿易量很大。從“戎王什倍其償﹐與之畜﹐畜至用谷量馬牛”等記載可以看出﹐雙方交易的數量相當可觀。這說明烏氏倮不僅有一個精明的貿易團隊﹐而且這種貿易很可能是披著民間外衣的政府行為。戎王換取絲綢或許並非僅僅為了消費﹐也有可能把絲綢賣給價格更高地區的人們。早期絲綢之路的形成與延伸就是通過這樣的接力貿易而引起的。

  其五﹐參證譚其驤先生《中國歷史地圖集》﹐可知秦的西部邊境距烏氏縣不遠。而過了邊境﹐再往西走﹐就是歷史上的一個著名遊牧民族──大月氏。如《史記‧大宛列傳》注引《正義》曰﹕“涼﹑甘﹑肅﹑瓜﹑沙等州﹐本月氏國之地。”故以上分析若沒有太大誤差﹐我們便可以推斷﹕與烏氏倮進行絲綢貿易的戎王﹐即使不是大月氏的一位酋長或首領﹐也應該是和大月氏進行絲綢貿易的某個遊牧部落的酋長或首領。

  綜合以上分析﹐還可以得出一個明確結論﹕以往把張騫通西域視為絲綢之路的開端並不完全準確﹐至少從內地到烏氏再到大月氏﹐乃至更遠地區﹐早在戰國末年烏氏倮就曾與戎王進行過大規模的絲綢貿易﹐並被《史記》記錄下來。因此﹐我國正史關於絲路貿易的最早記載實際應提前到戰國末年。

  二﹑烏氏縣在今天什麼地方

  烏氏是春秋時期西北地區的戎族之一﹐秦惠王時始設烏氏縣。《史記正義》引《括地志》雲﹕“烏氏故城在涇州安定縣東三十里。周之故地﹐後入戎﹐秦惠王取之﹐置烏氏縣也。”秦昭襄王時設北地郡﹐烏氏縣隸屬之。西漢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武帝分割北地郡﹐設置安定郡﹐下轄21縣﹐烏氏亦為其中之一。

  學界對秦漢時期烏氏縣地望的探討﹐主要依據《漢書‧地理志下》有關烏氏縣地理特徵的記錄﹕“烏氏﹐烏水出西﹐北入河。都盧山在西。莽曰烏亭。”烏水即今寧夏清水河流域。清人陳澧《漢書地理志水道圖說》即稱﹕“今甘肅固原州清水河出州南境﹐北流入河。烏氏古城在平涼縣西北﹐與固原州接界﹐其地唯清水河北流入河﹐故知為烏水也。”楊守敬《水經註疏》則認為﹕“《漢志》﹐安定郡烏氏縣﹐有烏水﹐出西北入河。《水經注》無之。陳澧謂即固原州之清水河﹐然則即此高平川也……此水初曰烏水﹐以色名﹐又曰苦水﹐以味名﹐又曰高平川﹐別以縣名﹔今曰清水河﹐則又以色名。董若誠曰﹐今清水河出固原州西南六盤山﹐即大隴山也。”高平川即清水河﹐發源於今寧夏六盤山﹐在固原市原州區境內。清水河向北流經固原﹑海原等地﹐注入黃河﹐與《漢志》的記載較為吻合。而都盧山即今寧夏六盤山。加之烏氏作為逐水草而居的遊牧部落﹐六盤山一帶充沛的水草資源﹐恰恰為其繁衍生息提供了絕佳的自然條件。根據烏水和都盧山的地理位置﹐可以大致確認漢代烏氏縣應位於今寧夏固原東南和甘肅平涼西北一帶。

  然而﹐新出漢簡卻對此說提出了質疑與修正。關鍵在於﹐《居延新簡》所收破城子E‧P‧T59‧582號漢簡曾明確記錄了王莽始建國三年(11年)長安以西諸縣﹑道﹑置之間的里程。例如﹕“月氏(道)至烏氏五十里。烏氏至涇陽五十里。涇陽至平林置六十里。平林置至高平八十里。”簡文中的高平就是今天的寧夏固原﹐其地理位置是確定的。而月氏道﹑烏氏﹑涇陽和平林置的位置﹐目前還存在一些爭議。但不論有多大爭議﹐根據此簡亦可以得知﹐王莽時期的烏氏縣當位於涇陽縣以東約五十漢裡的地方。具體位置則可能在今甘肅平涼市十里舖一帶(張多勇﹕《從居延E‧P‧T59‧582漢簡看漢代涇陽縣﹑烏氏縣﹑月氏道》﹐《敦煌研究》2008年第2期)。

  我們認為﹐傳世文獻與出土簡牘相關記載的差異﹐很可能與定位標準的不同有關。漢代烏氏縣在寧夏固原東南和甘肅平涼西北部的傳統觀點﹐其依據主要在於對烏水和都盧山地理位置的確認。而由此得出的清水河和六盤山以東地區實際上仍是一個較為廣闊的地域範圍。相比較而言﹐E‧P‧T59‧582號漢簡記載的縣置里程無疑更為精確。從縣置里程在帝國行政運作中的實用性來看﹐漢簡所錄“烏氏至涇陽五十里”應該理解為烏氏縣治所在地與涇陽縣治所在地之間的實際距離﹐而不能都籠統視為烏氏和涇陽之間相距“五十里”。實際上﹐烏氏縣和涇陽縣應相互毗鄰。因此﹐由涇陽縣治所在地推導出的烏氏縣治所在地雖可能位於今平涼市以東十里舖一帶﹐但涇陽與烏氏兩縣的分界線卻必然在十里舖以西。換言之﹐十里舖以西仍然有大片區域屬於烏氏縣。若涇陽﹑烏氏兩縣的縣治所在地都位於其東部地區﹐那麼烏氏縣的實際控制範圍便可能包括今平涼市西北或者是固原市東南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在寧夏固原彭陽縣發現的西漢朝那鼎也為確定烏氏縣的範圍提供了證據。該鼎共有三段銘文﹕(一)“第廿九。五年﹐朝那。容二斗二升﹐重十二斤四兩。”(二)“今二斗一升。烏氏。”(三)“今二斗一升﹐十一斤十五兩。”其中第一段銘文為陰線深刻﹐第二﹑第三段銘文為陰線淺刻﹐說明第一段銘文的鐫刻時間最早。同時也說明此鼎先在朝那縣使用﹐後來朝那縣轄區改變﹐一部分地域劃歸烏氏縣後﹐又在烏氏縣使用。因此﹐朝那的邊界實際也和烏氏接壤﹐而朝那原先即在固原以東的彭陽﹐並在後來還部分成為烏氏縣的轄區。這就進一步證明﹐即使烏氏縣治是在涇陽縣治以東“五十里”的地方﹐但烏氏縣的許多轄區卻應該是在涇陽縣的東北﹐甚至有些轄區還可能在涇陽縣治的西北。

  當然﹐無論烏氏縣究竟在今天何處﹐它在當時都是中原地區與西域絲綢貿易的一個重要的中轉站。

  三﹑烏氏倮是民間商人還是官商

  關於這個問題﹐筆者曾多次提出﹐烏氏倮實際應是一位官商﹐並對秦的統一戰爭作出過重大貢獻。考慮到仍有較多研究認為烏氏倮是從事“走私貿易”的民間商人﹐仍有將淺見和論據略作陳述的必要。

  我們認為烏氏倮乃是秦的官商﹐其原因在於有種種跡象表明他並非一個民間商人。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秦對關梁控制頗嚴﹐在對外貿易上亦有著嚴格規定﹐但從司馬遷的記載看﹐烏氏倮的團隊在與戎王的貿易中卻可以帶著大批商品隨便出入。不難想見﹐如果他真是一個民間商人﹐甚至還從事“走私貿易”﹐是絕不可能這樣暢通無阻的。我們還可以提供一個與此類似的反證──班壹的事例。《漢書‧敘傳》雲﹕“始皇之末﹐班壹避地樓煩﹐致馬牛羊數千群。值漢初定﹐與民無禁﹐當孝惠﹑高後時﹐以財雄邊﹐出入弋獵﹐旌旗鼓吹。”顯然﹐若僅就財富而言﹐他恐怕比烏氏倮也並不遜色﹐但他卻祗能到漢初“與民無禁”後﹐才能“以財雄邊﹐出入弋獵﹐旌旗鼓吹”。可見其中必有緣由。而比較合理的解釋﹐就是烏氏倮的貿易活動曾得到秦王朝的允許﹐或者雙方存在某種默契﹐這樣他才能如此暢通無阻。這也就意味著他在秦的對外貿易中扮演著重要角色﹐至少可以說﹐他是秦王朝的一位貿易代理人。

  還有﹐秦自商鞅變法即實行嚴格的軍功賜爵制度﹐據許多學者研究﹐即使能獲得軍功﹐高爵也相當難得。而烏氏倮僅以一個畜牧主且從事“走私貿易”﹐卻能夠受到“比封君﹐以時與列臣朝請”的優禮﹐這顯然也是很奇怪的現象。尤其從官制來看﹐漢承秦制﹐凡享受“朝請”優待者﹐一般皆為九卿﹑關內侯以上的重臣或退休老臣。如﹕“萬石君奮歸老于家﹐以歲時為朝臣。”“蘇武以著節老臣﹐令朝朔望。”“關內侯蕭望之給事中﹐朝朔望﹐坐次將軍。”“丞相張禹遜位﹐以特進奉朝請。”“馮參以列侯奉朝請。”(《西漢會要‧職官十二》)看來祗能有一種解釋﹐即﹕烏氏倮的貿易活動是代表官方進行的﹐並不是“走私貿易”﹐且對秦王朝亦有過重大貢獻。

  那麼﹐烏氏倮究竟曾作出哪些貢獻呢﹖我們認為﹐他的貢獻就是作為貿易官員﹐以民間或半官方的名義用絲織品與戎王進行貿易﹐為秦政府提供了充足的馬牛等戰爭和生活物資﹐既保證了秦的統一戰爭順利進行﹐同時也滿足了秦王朝的其他戰事及工程﹑運輸等等需要。所以統一全國後﹐鑒於其貢獻完全可以和軍功相比﹐並勉勵他繼續努力﹐秦始皇便以“比”的形式給予他封君待遇。

  順便再說明一點﹐司馬遷在《貨殖列傳》中對優禮烏氏倮的原因也進行過分析﹐認為﹕“夫倮鄙人牧長﹐清窮鄉寡婦﹐禮抗萬乘﹐名顯天下﹐豈非以富邪﹖”這種看法對後人曾起了很大的誤導作用﹐實際卻完全是想當然的解釋。一則缺乏可信的史料依據。從《史記》的敘事可以看出﹐司馬遷對於烏氏倮的記載﹐在關於“比封君﹐以時與列臣朝請”的史實及邏輯關係上﹐都幾乎是殘缺不全的﹐說明早在漢初人們對他的有些事跡就已經不甚明了。因之司馬遷據此予以評論﹐其可靠性值得懷疑。二則帶有濃厚的偏見。由於特定的時代氛圍及其不尋常的身世﹐司馬遷對求富和重商過於信奉﹐以至於帶有幾分偏執的色彩。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富者﹐人之情性﹐所不學而俱欲者也”﹔“人富而仁義附焉”(《史記‧貨殖列傳》)云云。因此﹐在評論歷史事件時﹐他也容易體現出這種觀念﹐其結論難免會出現偏頗。三則不合情理。秦始皇曾公開宣稱“上農除末”﹐特別是到秦始皇后期﹐許多商賈更是被作為戍邊和服苦役的對象。如“三十三年﹐發諸嘗逋亡人﹑贅婿﹑賈人略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史記‧秦始皇本紀》)。試問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對於烏氏倮的優禮怎麼可能是因為他的富裕呢﹖這顯然不足為憑。

  《光明日報》( 2017年03月27日 14版)

[責任編輯:王麗媛]

    最新资讯
    图片新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