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接连与“柏林爱乐”和“维也纳爱乐”合作 郎朗的幸福,来得有点突然

  千呼万唤的顶级天团维也纳爱乐乐团今晚登陆津门,携手钢琴家郎朗开启中国巡演。26日下午,乐团主席及总经理与郎朗一道出席了演出前的媒体见面会。席间,郎朗对于接连与柏林爱乐和维也纳爱乐合作,称作是幸福来得有点突然。发布会后,他还接受了北青融媒视频文化直播栏目《后台》的独家专访。

  据悉,此次是维也纳爱乐首次来到天津,90%以上的观众也都是第一次聆听乐团的音乐会,为此,想为第一次谋面的观众呈现最好演奏的团员们也颇为紧张,下午进行了大约50分钟的彩排。据悉,吴氏策划与维也纳爱乐签订了5年的巡演协议,此次巡演,乐团合作的是本土指挥家弗兰茨·威尔瑟·莫斯特,而明年再赴中国之约时,合作的将是德国指挥家蒂勒曼。

  与乐团合作40余次,郎朗称自己对维也纳爱乐充满感激和感恩,“从2005年开始每年都有合作,没有他们,我不可能有今天的艺术感觉,没有他们,我也不会学施特劳斯的协奏曲。这些年,在肖邦、莫扎特、贝多芬等曲目中都烙下了维也纳爱乐的印记,每合作一次,都像是在我头上盖个戳。还记得最开始,我们合作的是柴可夫斯基,他们也是试试我的技术性,让我一点点完善自己的风格。乐团珍珠般、丝绸般的音色以及画龙点睛般的呈现对我的人生有不可替代的帮助。”

  短期内与柏林爱乐和维也纳爱乐的合作选择了同样的曲目莫扎特的《c小调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郎朗表示,“虽然曲目相同,但乐队的声音不同,所以一定会各有特色。因为三年前和哈农库特大师合作过,而现在大部分乐手都是三年前合作过的,哈农库特大师对我的影响太大了,而这次的莫斯特大师也会将这种声音传承下去。维也纳爱乐选择他,也正是因为他是一位传统的大师,能够保持住传统的维也纳之声。我从16岁就与莫斯特大师结识,那时他让我弹莫扎特和海顿,对我来说挑战很大,是我人生中重要的导师。”

  第一次在天津大剧院演出,郎朗称这里的音响会给观众身心上的感官愉悦,而乐团对于莫扎特的特殊处理,也会呈现最纯正的维也纳之声。“维也纳爱乐告诉了我什么是脑海中的声音和朴实的声音,这种虚实之间的感觉不同于德国乐派,所以维也纳乐派还是很特殊的。我希望自己往后能越来越往下沉,能出来老味。”

  两年没录新专辑,明年2月8日,郎朗的新专辑将问世,他表示,“希望新专辑给大家带来自己短期休息后的变化,尤其在慢板时还是有很大的提高。而今天,观众也可以看看我的第二乐章发挥如何。”

  文/本报记者 伦兵 郭佳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改革开放40年·调研行)广州40年经济翻近500倍 “千年商都”跻身世界一线城市

  中新社广州11月21日电 题:广州40年经济翻近500倍“千年商都”跻身世界一线城市

  中新社记者王华

  “千年商都”广州在明清时期曾是中国唯一对外贸易通商口岸,也是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创下多个“第一”。在刚刚出炉的《世界城市名册2018》中,广州跻身世界一线城市前三十。

  世界城市研究机构全球化与世界城市研究网络(GaWC)11月发布2018年世界级城市名册,广州排名再次上升到Alpha级别,在世界一线城市中排名第27位。GaWC将世界城市分为四大等级,2016年广州首次进入Alpha(即一线城市),此次排名再跃升,GaWC给出的原因是“强大的全球连通性”。

10月15日,家用电器参展商为采购商介绍产品性能。当日,第12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在广州开幕,吸引来自2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0万名采购商到会。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资料图:10月15日,第124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在广州开幕,吸引来自2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20万名采购商到会。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两千年前的广州因而开放而生,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中国丝绸、茶叶、瓷器与西方香料、宝石在这里往返集散,商贸通达成就了“千年商都”美誉。40年前的改革开放使广州成长为轻工业重镇,“岭南衣”“粤家电”等“广货”畅销全国乃至海外。

  广州GDP总量由1978年的43亿多元(人民币,下同)增长到2017年的21503多亿元,翻了近500倍,自1989年起连续27年位居内地城市第三位,人均GDP从907元到突破15万元,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汽车、电子、石化、电力热力、电气机械等5个千亿级产值产业赋予“广货”新定义,IAB(新一代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生物医药)和NEM(新能源、新材料)将成为“广货”的未来,预计2020年产业总规模可突破1.5万亿元。

  11月,年度秋季“广交会”之后又将上演国际灯光节,珠江两岸灯光璀璨,广州本土制造的无人机编队随时可用“千机变”秀出“流动画卷”,聚万家商户、商品销售总额过万亿元的天河路商圈铺展在美景之下。

  2017年广州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逾9402亿元,2017年广州进出口贸易总额较1987年增长66倍;三大国家级中央商务区之一珠江新城的摩天大楼里聚集着世界500强企业;广州已吸引了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投资者前来投资创业,累计3万家外商投资企业在广州落户,297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广州设立921个项目,2017年外商直接投资额较1979年增长近万倍。

资料图:投资额合计近25亿元人民币的广州南沙国际物流中心(北区)项目和广州港南沙粮食及通用码头筒仓二期同时动工。中新社发 郑志珣 摄资料图:投资额合计近25亿元人民币的广州南沙国际物流中心(北区)项目和广州港南沙粮食及通用码头筒仓二期同时动工。中新社发 郑志珣 摄

  繁忙的空港经济区、广州港、南沙新区,是广州建设国际航运、航空、科技创新“三大国际枢纽”的要地。截至目前,广州港开通集装箱航线197条、通达全球200多个港口和城市,货物吞吐量、集装箱量分别列全球第五、第七位;白云国际机场航线覆盖全球220个航点,今年旅客吞吐量有望突破7000万人次;南沙自贸区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累计新设各类企业6万多家,电子商务、保税物流、邮轮经济等贸易新业态迅猛发展。

  根据规划,广州实施建设国际交往中心三年行动计划,积极融入世界网络;计划未来三年内新开国际航线30条,建成“12小时航空交通圈”,与全球主要城市间实现12小时通达;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广州企业“走出去”到沿线国家投资建设;提升对外开放水平和更大范围改革试点,以开放促合作,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等。

  日前广州出台相关实施方案,提出8个方面43项改革措施,探索高标准打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营商环境。广州市委改革办官员称,希望通过审批制度改革让广州成为企业“最佳发展地”。

  广州,正以更开放姿态、更雄厚积淀,面朝大海、面向未来。(完)

  央视财经评论丨车市,这个冬天有点儿冷!告别高速增长,车企如何变招?

  日前,全国乘联会发布了各车企10月份销量数据,在整体汽车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少车企纷纷折戟,部分车企当月销量甚至同比下滑超10%,全年可能呈现负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10月,汽车产销分别为233.45万辆和238.01万辆,同比下降10.05%和11.70%。其中,乘用车与商用车销量分别下滑13%、2.8%。尤其乘用车,连续5个月下滑。

  “金九银十”不再,汽车市场遭遇近20年来最强“寒冬”。竞争不断加剧,汽车行业如何抓住发展大趋势?11月20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财经评论员章弘以及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演播室,深入解析。

  销量连连下滑 冬天真的来了?

  章弘:稳中有升将成为常态

  

  财经评论员 章弘:增速放缓是今后的常态,或者说稳中有升是今后的常态。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有几个理由:一是汽车销量的发展高歌猛进了30年,现在私家车保有量已经近2亿辆了,这个时候有一些疲软饱和是很正常的;第二个理由就是我们购置税,曾经在前三年一直下降到只有10%,当时卖得比较火,所以把现在的销售量透支了一部分。因此,增速放缓,稳中有升是今后车市可能出现的常态。

  刘戈:汽车销售并不是线性增长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今年七八月份已经开始出现汽车销量下降的情况,在这之前可能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汽车,尤其是家用汽车20年来的高速增长。

  但是发达国家,汽车销售的增长状态并不是线性增长。美国大概在1905年,以福特的T型车为开端,汽车大量进入家庭。发展到1930年的时候,每千人达到了200辆,也就是说在2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飞快的增长。

  中国从90年代开始,汽车进入家庭也几乎是从零开始,现在到了每千人160辆,接近200辆的状态。这个周期大概要二三十年,所以现在来看,从中国道路的条件和消费习惯,以及城市的规模等这些因素来讲,瓶颈期比汽车界人士所预想的来得要早一些。

  告别高速增长 车企如何变招?

  章弘:新能源汽车还需要接受市场更多考验

  

  财经评论员 章弘:首先从厂家来讲,传统厂家和新能源厂家加起来一共有455家,查得到的品牌大概160多个,再加上所谓的新势力造车,就是拿了风投在互联网上造车的有49家。

  汽车产业不需要这么多的造车厂家,所以它肯定会有一轮非常激烈的淘汰;另一方面,对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径,仍然还有很多的争论和分歧:到底是纯电的?还是混动的?还是燃料电池?还是乙醇汽油等等....。.

  此外,电池生产的过程中间是不是环保,电池用完了,电池的处置是不是环保?很多的问题要到市场上去寻找答案。

  刘戈: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正在中国展开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可能对于很多汽车巨头来讲,他们做出了一个判断,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可能就要在中国展开了。现在所谓的弯道超车,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转变能源结构。另外,未来我们要在新能源的发展上做出努力,车企只有不断适应市场出现的新变化,以变应变,才能谋求更好的发展。

  章弘:中国汽车市场增长 正未有穷期

  

  财经评论员 章弘:我个人认为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长还会继续下去,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已经从政策引导型开始转变为市场需求型,这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再继续出台更大力度的产业政策,来引导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发展。

  另外,一个是关于二手车发展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把二手市场发展得很好,甚至把它出口到其他国家去的话,我们国家汽车的增长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昨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程开甲因病于2018年11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门口,来自社会各界的悼念人士排起了长队,大家胸前佩戴小白花,表情肃穆。参加完遗体告别仪式后,钱绍钧院士、吕敏院士、杨裕生院士以及程开甲生前的同事、朋友们向记者讲述了各自与程开甲的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于梦江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1918年8月,程开甲出生于江苏省吴江县,1937年他考取浙江大学物理系“公费生”,在这里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陈建功和苏步青四位教授的训练。1946年,程开甲获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考入爱丁堡大学,师从有“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之称的玻恩教授。1948年,他成为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并获得爱丁堡大学博士学位。

  1950年,程开甲谢绝了玻恩教授的挽留,开启了科学报国的人生之旅。他先在母校浙江大学任教,后调入南京大学。为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把自己的研究重心由理论转向理论与应用相结合,并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固体物理学》教科书。

  1960年,程开甲调入北京,开始从事我国核武器研究,从此,他隐姓埋名,在学术界销声匿迹二十多年。两年后,44岁的程开甲成为我国核试验技术的总负责人,踏入了号称“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开始在新疆的核试验基地工作。他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增强型原子弹、两弹结合等在内的30多次不同试验方式的核试验任务,带领科技人员建立发展了我国的核爆炸理论,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体系作出了杰出贡献。

  20余年后,程开甲离开新疆的试验基地回到北京,转入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2015年10月,97岁的他光荣退休。

  程开甲一生获奖无数。1999年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习近平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这位杰出科学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钱绍钧:他性子急,有问题连夜解决

  他将戈壁滩视为“小桥流水”

  昨日,8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原子核物理学家钱绍钧参加了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我送送老领导最后一程。”

  1966年,钱绍钧来到新疆的核基地,开始了自己在基地24年多的研究生涯。他告诉记者:“程老是我的领导,他先后担任了我们研究所的副所长、副司令,我在他的领导下,在研究室做具体工作。”

  当年的科研工作者扎根西北茫茫戈壁从事核武器研究,条件十分艰苦。钱绍钧回忆,程开甲在基地的住房是一个小小的平房,门口有一条所谓的河,实际上是一条沟,平常都没有水是干的,还栽了几棵树,戈壁滩的树也不容易活,就这样的条件,程老把这形容成小桥流水,他在生活上跟别人没什么差别。

  钱绍钧由衷地认为,程开甲是一个纯粹的科学家,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为科研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才智,对生活上没有要求。“他生活不太会自理,多亏了他的夫人照顾,他的夫人姓高,我们总喊她老高,老高把程老的生活照顾得很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

  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很放手

  钱绍钧坦言,当时搞核试验的都是“改行”的人,钱绍钧在被派往西北核基地之前,是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所高能物理研究室的助理研究员,以前没人搞过核试验,核试验的测试之前也都没见过,因此很多技术要重新学。

  钱绍钧认为程老在工作中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方面是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也很放手。他是一个对自己的意见很坚持,如果你不同意他的意见,他是要着急的,但是只要你说的是对的,他都很支持,因此,我们在研究室的自主权比较大。”钱绍钧一直都认为科技工作一定要给研究人员充分的自主权,如果管得比较死,那就很难发展。

  另一面,程开甲对研究又抓得很紧,钱绍钧清楚地记得,比如前一天晚上自己跟程老提出一个问题,第二天一早就会被他找过去,“他性子很着急,你提出的问题,他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回答你了,领导都这样了,我们能不着急吗?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大家对工作都是全力以赴。”

  中国科学院院士吕敏:我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下属

  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吕敏夫妇昨日也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程开甲。吕敏院士今年88岁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既是程老的学生、又是他的下属。

  “我大学是在浙江大学物理系读的,是程老的学生,本科毕业后,他去了南京大学我去了科学院,不在一起了,后来要搞核试验,又把我们调到了一起,直到1986年我因病离开基地。”吕敏回忆,“核试验刚开始大家都不懂,当时程老是头儿,我们辅助他、跟他做,我们一步步地做计划,看看有什么要求,需要什么,再看需要什么仪器,要去哪里找。我们当时找了100多个单位吧,钱三强帮我们联系,全国都支持,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

  吕敏说,在核基地,程开甲让他管核物理测量方面,“程老就是科学家的作风,他特别用功,人挺好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我们是他培养起来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核试验技术、分析化学专家杨裕生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对我们国家的贡献很大。”

  今年87岁的杨裕生在新疆核基地同程开甲一起工作过20年,在程开甲的领导下负责蘑菇云的取样分析。“他的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对我们有很大的教育和影响。核试验工作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和程院士的贡献完全分不开。我们都是在他的培养之下成长起来的。”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邱学臣:他一辈子专心做一件事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的邱学臣感慨,程院士让自己感触最深的是他一辈子就专心致志地干一件事,做科学、做学术很专心。他对研究所的总体建设、实验室建设和学科建设,完全按照科学院来兴建。程院士负责基地核试验的安全、测试技术研究,后来核试验成功,技术发展起来,都是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研究所出了10个院士,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在他的亲自带领下成长出来。而且他一辈子不求任何私利。“程院士是我们国家核武器研制、实验、发展的功勋人物。在中国包括中科院是屈指可数的,很让人敬佩。”

  国防科委蒋昌明:他为人没什么架子

  在国防科委工作过的蒋昌明今年89岁了,他坐着轮椅来送别程老。他告诉记者,自己和程老在北京同住一个小区,“他为人没有什么架子,他是领导,我只是干部,平时见了我们也都会互相打招呼。”

  核基地工作人员马占山:我与程老的两面之缘

  在昨日的送别队伍中,不乏从各地赶来的送别人士。马占山专程从新疆赶来参加程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因为他与程院士的两面之缘。

  马占山此前在新疆的核基地做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第一次见程开甲是在1999年,那时候,马占山还是一名排长,在基地招待所门口,程开甲看见向他敬礼的马占山,主动问了他的名字,还鼓励他“年轻人要好好干,要实现人生价值。”

  第二次见面是在2004年,那时候马占山是参谋,程开甲来到基地,又是在招待所门口,程老认出了他。“他喊我小马,他说,我上一次见你也是在这里,时隔5年,程老还记得我,我真的很感动。”马占山说,自己那时候还是负责保障工作,程老问了他好几个问题,得知他当了干部之后,鼓励他要加强学习,虽然不是搞科技研究的,但在科研部队,就要多学习科技知识。“程老对我们年轻人很有耐心,记忆力很好,很亲切。如今程老去世了,我一定要来北京送他最后一程。”

  以大数据促进民事检察精准监督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积极探索大数据+检察工作新模式,借助自行研发的智慧民行系统,助推民事检察监督工作有序开展,形成了一套“智能排查+人工审查+深入调查+移送侦查”的“四步式”虚假诉讼监督模式,将民事诉讼检察监督从个别、碎片、偶发、被动的监督,转变为全面、整体、系统、主动的监督,实现了由传统民事诉讼监督向智慧民事诉讼监督的转型升级。笔者认为,利用大数据促进民事检察监督可以从以下方面着手:

  适应形势要求,转变监督理念。检察机关转型发展带来新的要求,民事检察监督要与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检察实现平衡、充分、全面发展。处在这一新的时代基点,转变民事检察监督理念显得尤为重要。一是由被动监督转为主动监督。以往的民事检察监督,以当事人向检察院申请监督为主要案件来源,其中不乏无理缠讼案件,检察人员将大量时间花在与当事人的沟通解释上,但往往收效甚微。依法加强依职权监督,转变为主动监督,能够摆脱这一被动局面,将更多精力投入到确有问题的案件,充分发挥监督职能。二是在注重个案监督的同时强化类案监督。就监督效果而言,既要重视个案监督,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同时,也要积极开展类案监督,能够发现系列案件中存在的共同问题,进而对类案的办理起到规范指导作用,扩大监督效果。三是由片面监督转为系统监督。如果只是被动监督、仅关注个案监督,就可能会使得整个监督工作处于碎片化监督状态,系统监督就是要对监督对象进行梳理,分层次、分步骤开展监督工作,要制定长期的监督规划,每年确定一个或几个监督重点开展工作,对所辖区域范围内民商事案件进行系统的监督筛查。

  打造智慧民行,践行科技强检。一是找准监督切入点。民事诉讼活动周期长、内容多,涉及程序、事实、证据、适用法律等多方面问题,研发智慧民行系统,需要找到准确的切入点,经过分析,我们确定以民事裁判文书监督为切入点。通过技术部门努力,截至2018年8月底,智慧民行系统共收集裁判文书15万份。二是明确软件处理方法。以裁判文书为基础数据库,先由软件对海量文书进行分析处理,从中抽取出结构要素信息,使之可以检索及进行大数据分析;然后使用相关算法对某一类型案件进行机器筛选,目前主要有四类算法:抓取特征法、数据碰撞法、统计分析法、自定义筛选法。智慧民行系统接受指令执行任务,即根据预先设定的筛选条件,在对基础案件的海量数据进行高速搜索后,筛选出符合条件的案件信息并列表展示。而发出何种指令,即确定对哪一类案件进行检索、如何设置检索条件,这些都需要进行预先设置。三是设置智能检索条件。在确定检索目标时考虑两个前提:一是该类型案件数量在所有案件中所占比例较高,二是该类型案件在审理过程中较有可能出现问题。以民事案件案由作为分类标准,在对民事裁判文书基础数据进行梳理后发现,我们将借贷纠纷案件、劳务合同案件、婚姻家庭案件列为重点检索对象。针对上述三类案件,我们又分别设置了以下具体检索条件:借贷纠纷案件为“原告为同一人”“短时间密集起诉”;劳务合同纠纷案件为“相同的被告、被执行人”;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建立了“基础案件”和“关联案件”两个模块,列出两个模块中可能涉及的案由。

  强化人工审查,创新监督模式。运用智慧民行系统办案必须坚持电脑筛查与人工审查相结合,运用人工智能技术从海量文书中将异常裁判文书筛选出来,将文书数量降到人工可以处理的量级。智慧民行系统的作用在于发现可疑案件线索,但其检索结论还仅仅是可疑,需要进一步进行人工审查办理。检索出来的案件虽然已经大大缩小了范围,但仍具有相当的数量,且由于仅仅展示裁判文书,要在有限的资料中获得有价值的信息,需要逐份细致审查,进行关联分析。我们将人工审查程序分成三个步骤:一是组织人工初步审查;二是启动深入调查;三是作出审查决定,需要移送相关部门的,移送相关部门处理。三个步骤有机结合、环环相扣,实现对目标案件及相关人员的全面审查。在获取民事诉讼监督的有效证据的基础上,及时向法院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要求纠正错误裁判。以某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为例,在智慧民行系统检索出以彭某为原告的72件案件后,我们立即实施第一步组织人工初查,对相关信息进行制表比对,发现一案件当事人在一年时间内在上一法院频繁进行起诉与申请执行,存在基础事实虚构或涉嫌非法利益的可能。我们即将该案移交区检察院,实施第二步启动深入调查。区检察院在第一时间成立专案组,经过综合分析,得出该案涉嫌“套路贷”、黑恶势力性质犯罪的结论,随即实施第三步,制作审查报告,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加强内外协作,形成监督合力。一是借力上下联动机制。对于重大疑难案件、系列案件,注重及时向省检察院汇报,通过指定管辖、上下协同办案、集中优势力量办案、异地交办等多种形式,有效整合办案力量,实现重点案件快速突破,形成省、市、县三级联动。二是依托内部联动机制。民行部门与其他内设机构加强沟通协调,建立健全与公诉、案管等部门的信息共享和线索移送机制。同时,整合内设机构的力量和资源,充分发挥检察机关整体监督优势。三是构建外部联动机制。比如,柯桥区检察院与该区公安局出台了完善办理虚假诉讼案件协作机制的意见,对信息共享、线索移送、同步介入、侦查取证等作出明确规定。同时,积极加强与人大、法院、律协等各部门的联系沟通,形成长效协作机制。以维护经济社会秩序为共同目标,努力寻求各方支持,对案件展开有效调查。同时,要进一步拓宽思路,积极听取各方意见,有条件时可以举行案件研讨会,从不同角度展开对案件的思考与探索,在此基础上确定每年的重点工作,有效运用智慧民行系统开展监督工作。

  (作者单位:浙江省绍兴市人民检察院)

曾于生 金湘华